1 2 3 4 5


唐崇榮牧師希伯來書歸正查經講座

第一一七講 希伯來書第十三章9-11節

2003.10.22

講章整理:劉國輝弟兄


所以這裡也給我們看見,不但跟舊約裡面平常不一樣,是只有贖罪大日所獻祭可以預表的,而祭壇跟它不一樣的地方,世界的祭壇後來在在以色列人聖殿,主後七十年前被消滅以後,祭祀的工作完全停止,祭壇完全拆毀,祭物沒有在其上,祭司的工作結束,直到二00三年,猶太人沒有祭司了。

今天猶太人沒有祭司,沒有先知,沒有君王。猶太人祭司的事奉完結了,先知的事奉沒有了,而且猶太人他們的君王的職分也沒有了,他們只在哭牆那邊,哀求上帝恢復他們過去的榮耀,修復大衛的寶座,給他們重新可以建立殿。從一九六九年開始,紐約最有錢最有錢的猶太人,已經用他們許多的錢財到處預備許多的材料,盼望可以運到耶路撒冷,等候有一天時機成熟,把現在聖殿山上面那個六角形的大清真寺把它拆毀以後,就在原來的地址重新建聖殿。這是猶太人永遠不肯放棄的一個歷史盼望,他們願意快快有一天把回教堂把它拆下來,在原來的地址上建立一個最後的聖殿,就應驗了以西結書裡面所記載的那個殿的被建的情形。這是猶太人到今天絕對不願意放棄的,他不會管聯合國制裁他們,他不會管世界譴責他們,他也不盼望美國做為他們的後盾。他們如果可能控制美國,控制英國,猶太人用最少的人數,要支配全世界,他絕對不妥協。

我問一個猶太人說,「為什麼你們這樣硬?為什麼你麼這樣兇?為什麼你們這樣不講理?為什麼你們這樣嚴格,但是這樣勇敢?」他說,「我老實告訴你世界沒有一個猶太人的朋友,猶太人自己不靠自己,只有消滅一條路,所以我們只能用最堅強的意志,最勇敢的鬥法,我們繼續在歷史舞台上堅守下去直到世界末日!」這是猶太給我的回答。我問他「為什麼你會這樣做,這樣做?全世界都在責備你!」他說「什麼叫作全世界?我們才不管全世界,我們只管猶太民族可以生存下去!全世界反對,我們不管,全阿拉伯人反對,我們也不管。」

你們有沒有注意到,前天才結束的世界回教領袖大會?你們台灣有沒有注意啊?你們只有注意美金三十四塊,注意這邊股票多少錢。你一定要注意啊,回教跟猶太人之間的關係,沒有辦法搞好的!我在馬來西亞講了這個道,我在印尼幾個大佈道會講了這個道,猶太人跟回教徒之間的仇恨,沒有辦法解決,永遠沒有辦法解決!不是暫時的,所有盼望解決的人,他們可能骨頭裡面知道是沒有辦法解決的。但他們試試看解決,試試看和平,不過為了還沒有死以前他們先得諾貝爾獎,和平獎,大概是這樣。我告訴你,沒有辦法解決的!因為猶太教裡面,沒有基督為人死的愛心,回教裡面沒有基督為人死的愛心,所以沒有辦法籌定和平。這是我有先知性的話語。我不是說我是先知,但是我告訴你我有先知功用,正像你有先知功用一樣。先知的職分停止了,你不要聽靈糧堂亂講,那是錯誤的教訓!先知沒有了,先知的職分停止了,先知的功用繼續在教會裡面有。教會是唯一能夠向世人講出有先知功用信息的唯一的團體,我們今天還有一個最大的預言還沒有成就,就是耶穌再來,阿們?當我們對世界說「耶穌再來」的時候,我們在講預言你知道嗎?這是聖經中間的先知預言裡面,最大的沒有成就的一條。所以,教會繼續在地上作先知。教會不是沒有先知信息,有,但是教會裡面已經沒有先知職分了,沒有一個人可以說他是先知,O.K.?

我告訴你,我今天告訴你,回教與猶太教之間,永遠沒有辦法籌定和平,因為籌定和平,只有在這一位又是祭司又是君王的基督身上(參:撒迦利亞書:6 章 13 節),他以自己的血代替人死,這種為仇敵死的犧牲,使和平成為可能。基督是唯一使人類有和平可能的獨一的祭司跟君王,他是那預表,被麥基洗德所預表的那位和平之君。所以麥基洗德是平安王,對不對呢?他是至高上帝的祭司,又是平安王,所以這個平安王跟祭司,王的身份跟祭司身份合在一起,宇宙中間只有兩次,一次就是麥基洗德,另外一次就是耶穌基督。

而耶穌基督不但又是祭司又是君王,你看見撒迦利亞書裡面提到什麼,他在兩職之中籌定和平。只有基督有可能,天下所有的宗教的領袖,所有的其他的這種宗教的領袖,或者宗教的創辦人都沒有這種職分,只有基督有。所以回教徒不明白什麼叫做「為仇敵死的犧牲」,就沒有和平的可能。猶太教裡面只有「以牙還牙,以眼還眼」的律法,沒有愛仇敵,為別人死,犧牲自己的這種榜樣,而他們兩個宗教都否定耶穌上十字架,兩個宗教都不相信基督在十字架上是籌定和平,他們更沒有可能達到和平。所以無論是吉米_卡特 (Jimmy Carter ),無論是柯林頓 (Bill Clinton),無論是教皇,無論是所有的其他人,試試看要製造兩方面的和平,不過是為了自己可以拿到諾貝爾的和平獎,而絕對沒有辦法達到這兩個是和平的。

耶穌基督是那創世以來,被註定被殺的羔羊,是創世以前被神預定,創世以來被神預備,在十字架上被神所定意壓傷的那一位,也就是以賽亞書五十三章第十節所講的,「耶和華定意將他壓傷」。請你注意,這個「定意將他壓傷」跟創世以前的預備,創世以來的預表,跟那天定意的成就,「這是耶和華所定的日子,我們要在其中歡喜快樂」(參:詩篇:118 篇 24 節)。這全部連在一起,所以到了啟示錄的時候,啟示錄的作者約翰說,「如果你的名字不被錄在那從創世以來被殺的羔羊的生命生命冊上,那你就不是得救的人」(參:啟示錄:20章15節)。感謝上帝!

這樣,基督是誰呢?這祭壇上真正的祭物了。所以這裡講「我們有一個祭壇。」「我們有一個祭壇」,這句話跟猶太所誇耀的歷史中間的祭壇是完全不一樣的,但是在歷史中間的祭壇是這個祭壇的預表,而這個祭壇是從亙古到永遠神的旨意,而那個祭壇是外添的。請你注意,凡是外添的都不是永遠的,「律法是外添的」(參:羅馬書:5 章20 節),大家說「律法是外添的。」摩西的祭是外添的,大家說「摩西的祭是外添的。」牛、羊是外添的祭物,大家說「牛、羊是外添的祭物。」只有基督的救恩是永恆的,只有基督的祭司職分是永遠的,只有基督的獻祭是藉著永遠的靈獻的,了基督的寶血有永遠的果效,只有基督的祭功是永遠長存的。他這樣一次獻祭就成就和平,成就救贖,直到永永遠遠。

所以希伯來文每次提到他成就救贖直到永遠,就用了一個 present continuouse tense 已經 perfect 再加上 continuous 已經現在,完成,進行式,這是希臘文一個特別和所有語言不同的地方。我們中國人沒有時態的詞句的分別,「我昨天吃」,「我今天吃」,「我明天吃」,就是一個「吃」包羅萬象,對不對呢?英文不能的,I ate yesterday. I eat today. I shall eat tomorrow. 所以用「過去吃」,「現在吃」,「將來吃」。但是希臘文跟英文不同的地方,英文只有十多種時態的表達,希臘文的動詞,有六十四種時態的表達。這樣複雜的語言,全世界只有一種,所以上帝用這個語言,做為祂的媒介把上帝的道賜下來給人類。所以希臘文每次提到關於過去,現在,進行,完成,未來,所有形式的時候,都用了最完整,最準確的字,來表達上帝心中所定的什麼。

耶穌基督已經一次,完成,已經過去了,已經完成了,但是這個完成,不是過去完成就完成了,過去完成現在繼續進行,直到永永遠遠。這樣複雜的形式,在一個字裡面表達出來,這就是耶穌獻祭的光景,感謝上帝!

「們有一個祭。」「我們有一個祭壇。」「我們有。」希伯來書的作者對領受這封信的,就是所有猶太的基督徒,跟歷世歷代所有萬邦萬國萬族萬民的基督徒,包括今天晚上在這裡聽道的所有的中國人,「我們有一個祭壇」,我們有了。這個已經是我們的,這個不是預表的,這個不是預備的,這個我們已經有了,而且已經擁有,我們已經經歷了,我們已經享受這個祭壇所成就的祭獻給上帝的功勞。感謝上帝!

「我們有一個祭壇,上面的祭物是那些在帳幕中間供職的人不可同吃的」,不一樣的。你們不要把這個祭跟猶太人一面獻祭,一面從祭物中間拿東西來吃相提並論。因為這個不是為了人的需要,這個不是為了這些事奉者肉身的需要預備的,這是為了神永恆的旨意的成就,成為萬邦萬國萬族萬民,所有被揀選的人可以得救的唯一的救贖者,唯一的救法,唯一的祭物。這壇上的祭物,是那些在帳幕裡供職的人不可同吃的。第十一節,「原來牲畜的血,被大祭司帶入聖所作贖罪祭,牲畜的身子,被燒在營外。」大家來讀,「原來牲畜的血,被大祭司帶入聖所作贖罪祭,牲畜的身子,被燒在營外。」

那這句話變成被二分化了,到底在耶穌基督的身上,曾經發生這件事情沒有呢?原來,這裡你看見兩件事情,這個祭物的「身子」跟祭物的「血」被分開來了。把這個祭物殺了,獻了祭以後,血先流出來放在一個地方,然後身子被丟在掉營外,在外面去燒。但是,這個獻祭的事情,祭壇上面到底還有什麼呢?你把祭壇的祭的血留下來,要帶進聖殿,而身子要燒在營外,獻祭以後要把它帶到營外去燒,耶穌基督如果是這祭壇上的祭物,這件事在基督的身上,到底怎麼去明白呢?

請你注意,血是流在營內。血是流在祭壇的上面,在祭壇獻祭的時候殺了要流下來,所以在這裡流血的,但是身子是帶到營外去燒的。這是什麼意思呢?到底耶穌在這件預表上有關係沒有呢?請你注意,耶穌基督在路加福音講「今日,明日我必前進,到第三天,我的事就成功了。」「耶路撒冷,耶路撒冷,你常殺害先知。」耶穌基督說,我必第三日進到耶路撒冷城,我的事在那邊就成就了,然後他講一句什麼話呢?「因為先知喪命流血在耶路撒冷城外是不可能的」(參:路加福音:13 章 33 節)。表示耶路撒冷是唯一殺害先知的城市。先知們如果為上帝殉道,殉難而死,一定死在宗教領袖的手上,不是死在強盜的手上,不是死在百姓的手上。百姓不敢隨便殺害先知,強盜也敬畏上帝,怕如果殺害先知可能他們要受更大的咒詛,所以他一面犯罪一面等,有一天盼望可以在上帝面前求赦免,所以他不敢殺害先知。

真正敢殺害先知的是誰?是那些在耶路撒冷做大祭司的人,因為他們可以認為與我意見不同的,把他先假定是「假先知」就可以殺害他們。所以耶穌基督看見了宗教領袖的危險,看見了這些宗教領袖的苛刻,殘忍,假冒偽善的情形。

「耶路撒冷,耶路撒冷,你們殘害先知,又說先知喪命在耶路撒冷城外是不可能的」(參:路加福音:13 章 33-34 節),你看見這兩句話嗎?所以耶穌一定要到耶路撒冷去死,但到耶路撒冷去死,也就是在耶路撒冷有獻祭流血的事情。他們沒有想到獻祭流血,真正的意義不是把牛、羊的血獻給上帝就完了。獻祭流血,原來是耶穌的血,是耶穌的祭。
 

1 2 3 4 5
回講章總覽